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面尚书的博客

笔有千秋业,文章天下事,养天地正气,法古今完人。居敬持志,学达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黎元洪对联集  

2011-12-08 14:22:00|  分类: 楹联题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黎元洪对联集 - 铁面尚书 - 铁面尚书的博客

 

黎元洪(1864-1928),中国北洋政府总统。字宋卿。湖北黄陂人。1883年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。1888年入海军服役。1894年,参加中日甲午海战。战后投靠署理两江总督张之洞。1896年,张回湖广总督本任,黎随之到湖北,参与训练新军。1906年任陆军第21混成协统领,率部参加彰德新军秋操。他一贯惧怕和敌视革命。1911年10月10日,武昌起义爆发,黎见大势已去,便躲藏起来。发动起义的普通士兵和下级军官,推举黎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省大都督,黎被迫服从。1912年1月,南京临时政府成立。黎当选副总统,仍兼鄂督。拥护袁世凯取代孙中山。2月,南北和议成功,袁世凯出任总统,黎又膺选连任副总统,后又被推举为共和党和进步党的理事长。黎在湖北实行恐怖统治,勾结袁世凯残酷镇压湖北的革命党人,杀害武昌起义功臣张振武、方维,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张方事件。1913年支持袁镇压孙中山发动的二次革命。同年10月,袁世凯、黎元洪分别当上正副大总统。又支持袁解散国会,破坏《中华民国临时约法》,兼任御用的参政院院长。但黎对袁世凯复辟帝制采取抵制态度,1915年12月,袁以皇帝名义下达第1个封爵令,册封黎为武义亲王(当时最高的封爵),黎断然拒绝。1916年6月,袁世凯死,黎继任大总统,宣布恢复约法,召集国会。但实际权力则为国务总理、皖系军阀段祺瑞所掌握。黎不甘于受段摆布,形成府(总统府)院(国务院)之争。段祺瑞利用张勋将黎驱走,由副总统冯国璋代行大总统。1922年6月,直系军阀曹锟、吴佩孚赶走皖系总统徐世昌,请黎复职。黎复任总统后,无实权。1923年6月,黎再度辞职,退出政坛,移居天津。晚年任中兴煤矿董事长,购置地产,投资实业。

 

继大明太祖而兴,玉步未更,佞寇岂能干正统;
与五色国旗俱尽,鼎湖一去,谯周从此是元勋。

  • 章炳麟挽黎元洪

一身肝胆生无敌;
百战灵威殁有神。

  • 挽蔡锷

正倚济时唐郭李;
竟叹无命汉关张。

  • 挽蔡锷、黄兴

上寿伏生传绝学;
通经高密擅名家。

  • 贺康有为六十寿

成功却只身萧散;
大勇哪知世险夷。

  • 挽黄兴

司马笔精堪接轨;
公羊学统在传经。

  • 挽王闿运

燕市悲歌怀壮士;
山阳闻笛叹嵇生。

  • 挽汤觉顿

当日风云随叱咤;
至今草木识威名。

  • 题扬州徐园

奥旨遐尔,道根永固;
辞机旷远,名翼长飞。

  • 挽黄宗仰

江汉启元戎,仗公同定共和局;
乾坤试四顾,旷世谁为建设才。

  • 挽孙中山

以时势论英雄,即今还我河山,鼓声不死;
为国民谋幸福,做个后来榜样,剑气犹生。

  • 挽吴禄贞

为国家保卫治安,功首罪魁,评议质诸后世;
惟天地监临上下,私情公义,此心不负故人。

  • 挽张振武。张为黎勾结袁世凯所杀害,为民国第一起血案

仕隐系兴亡,居然成邑成都,代养万民光上国;
安危存语默,堪叹先知先觉,未完七策奠新邦。

  • 挽张謇

急难忆良朋,伤心鸿雁分行,风雨曾无相并影;
解悬辜大愿,回首龙蛇起陆,乡关犹有未招魂。

  • 挽汤化龙

下游建国,多士同袍,屈指已经年,半壁江淮资保障;
大将横尸,元凶漏网,伤心唯一哭,全军缟素动哀思。

  • 挽徐宝山

书生当艰危震撼之冲,以舍身成名,一死于君国无憾;
国人当共和回复而后,为哲人致祭,九京被涕倘归来。

  • 挽汤化龙



黎元洪墓志铭(附:陈炯明墓志铭)——章太炎


黎大总统墓志铭 

    大总统黎公碑 

    章太炎(章炳麟)

 

    公讳元洪,字宋卿,湖北黄陂人也。考讳朝相,清世以游击隶北洋练军。公习业水师,勤学为诸生冠,役于海军7年。光绪二十(18894)年,清与日本战威海,公以广甲管轮自广州赴之,船脆不任战,遂陷。长官乘小艇逸,公愤甚,赴海,水及额者数矣,卒泅邸大连岸,同行 12 人,存4耳。署两江总督事张之洞闻公材,召修江宁、江阴炮台,皆坚精中法程。之洞还督湖广,公从,与德意志人某教练湖北新军。三赴日本考察军事,归充湖北护军马队长、前锋统带,擢第二镇镇统,兼本镇协统,寻以饷讪罢镇,以二十一混成协统领兼管马炮工辎各队,假陆军协都统衔,并提调兵工钢药两厂,监督武中学堂,会办陆军特别学堂,统楚字兵船六、湖字雷艇四。凡两主大操,指挥中度,声藉甚。治军严仁,不滥费军需一钱,有余,即以逮士卒,故所部军装整振,绝于他军。平居卧起皆准军号,不妄先后,夜必宿军中,虽遇岁时不移。教士剀至,唯恐不尽其才。尤敬士大夫,一方归心焉。    

      瑞澂督湖广,忌公甚,橄所部四出以披之。时革命已有萌芽,而湖北军故多怀匡复者,期以宣统三年(1911 年)秋操起兵,未及期,瑞以事捕杀彭、刘、杨三士,复按所获名册,分道往兵营逮捕,人人自危。八月十九夕,武昌革命军起,瑞与镇统张彪挺身走,乃推公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大都督。初,自黄花岗之难,中国同盟会衰矣。其在江汉,共进会最盛,次有日知、文学诸会,各有名字,与其所交关军士,力均不能相听下,谋帅无适任者,以公善树御,皆属意公。且曰:洛议局长汤化龙才,请以民政长辅公。议定三月矣,阴为文告,署检称大都督黎,未以告也。兵起,公犹在协部,质明返私宅无几,十代表至,速公诣谘议局请受都督印,公见化龙在,知士大夫有谋,宣言无略财,无妄杀,如是则可,皆踊跃称听命,乃就选。其日溃兵返,市门启,时瑞亡已一夕矣。瑞始谓小寇蜂起易定,故走江上兵舰待其变,闻公出,乃去。军府初立,纲纪未具,将校入谒,语人人异端,不合,或抵掌捶书案,然皆以公厚重知兵,无敢轻动摇者,故军政虽纷,纪律未尝乱,南方诸革命军尝更起迭仆,及是竟以集事,由公镇之也。明日,美利坚领事入渴,问邦交,公言:自今日始,邦交由民国主之,自今日以往,约如故。而先所拟文告,其草稿为俄罗斯领事所得,译其辞以为有大体。会 我师败清陆军大臣荫昌之师于滠口,走之,由是被仞为交战团体,去倡义八日耳。鄂府储金多,富兵仗,滨江诸省欲有事者,即赋予之,无所吝。至十月,南方 11 省与山西、陕西次第反正,皆遣使来,推公为中央大都督陆海军大元帅。俄汉阳陷,守将黄兴走,会下游亦拔江宁,清内阁总理袁世凯使蔡廷干来,战中止,遣唐绍仪来议和,公任伍廷芳为代表,令开议上海。时香山孙公自海外归,议者以武昌危手,宜置政府江宁,公亦让孙公居上,即推孙公为临时大总统,公副之。十一月,改宣统三年为中华民国元年,始颁太阳历也。(1912 年)2 月,清帝逊位,临时参议院复举袁公为大总统,公副如故。北都定,以公领参谋总长,授大勋位、陆军上将。当是时,南北瓦合,虽选袁公,非其意,袁公亦介北洋军威重,以南士薤果不肯亲,公弥缝其间,卒不效。先是,湖北有一镇一混成协,及倡义,稍增至八师,公痛裁之,存其三,及军民分治制,皆自公创之。自义师起,督府苛礼尽去,公尤任自然。尝夏日入渴,公短衣,持径尺蒲葵扇,与客语半刻,所侍者进莽麦屑,公手分牛乳,与客尽之。易简如此,海内乡风矣,然诛钼贼猾亦严,军人被裁者颇群聚江湖为乱,率多借黄兴名号,公雅不信而将佐颇以为疑,交亦渐疏。    

     明年(1913)春,袁公使贼杀故农林总长宋教仁于上海,狱不具,南北凶凶。袁公令师长李纯下夏口,受公调遣,实不用其命。其夏,江西、安徽、湖南、广东四都督罢,皆起兵抗袁氏,以兴为主。未一月败。公素善湖南都督谭延,及湘上主起兵者谭人凤,又武昌倡义人也,为解说令罢兵,故延等得免于难,独蒋湖武不肯听,入广西被捕杀之。时义者多病,公持两端公以为大总统,非犯叛乱不得与校,卒未尝自明也。    

   其秋,袁公被选为正式大总统,公副如故。时孙、黄己亡命,袁公视天下无与己优者,独惮公得南方心,百计胁之入京师,馆于凉台,公阳与和叶,而内深自为计。袁公改《临时约法》,以参政院代国会,属公长之,亦不拒也。4 年(1915 年),帝制议起,始辞参谋、参政二长,袁氏又已武义,亲王爵公,公拒其册部其禄。然贺者数辈至,皆跟庭下要之,公誓曰:"辛亥倡义,路军民无算,非为一人求官禄也,诸君如相迫,即立触柱死矣。" 袁氏乃不敢逼。会云南、广西起兵讨帝制,师逾岭,江上游皆起。6月,袁世凯卒,依法以公继任,始复《约法》。还袁氏所夺将吏官勋,录旧功也。时公久失兵,而北洋军势未衰,嬉侮跆藉,无所不至,而国务总理段祺瑞当袁氏称制时,独弗顺功亦高,其秘书长徐树铮缘传约法,谓凡事当听国务院裁决,总统徒画诺耳。每拟令直入府要公署名。公任丁世峰为府秘书长,与相校柱,事稍解,未平也。6 年(1917), 欧洲联军与德意志战已 3 岁,求中国参战,公始可之,后闻国务院将因是举债日本,亟已其事,两院议皆如公旨。树铮怒,雇恶少年聚击议员,公闻,立罢祺瑞,以伍廷芳代之。令下数日,九省督军皆反,连兵请解散国会,于是两广巡阅使陆荣廷新以讨帝制有功,难将作,公问计荣廷。荣廷者,无知人鉴,称长江巡阅使张勋能,已之难作,问财政总长李经羲,经羲对如荣廷。时勋与北洋将领开徐州会议,有阴规复辟计,勋故漏其事府秘书以示诚。公召勋,勋请解散国会,登经羲为总理,竟因是败。勋以兵 2000 入都,与陆军总长江朝宗结,朝宗以清遗臣梁鼎芬入谒,鼎芬请归政清废帝,公厉声词之,鼎芬退,复说守卫司令萧安国毋用公命。安国者,鼎芬门人也。7 月,勋以清废帝复辟,经载降,公密令复祺瑞职令讨贼,未已祺瑞起兵击勋走之。遣使迎公,公谢焉,乃以副总统冯国璋摄,始就参战事,但开和余许庸赁,不出师也。    

      初,九省督军反,公使海军总长程璧光南下,纠义旅。至是,西南护法军起,璧光数请公南行,道梗不得前,自是南北交兵,绵四五岁。国璋去,北方又拥徐世昌主之。至 11 年(1912)夏,直隶、关东相持急,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腾书请公复位,北洋将领皆响应,旧议员赴天津和之,世昌走。炳麟以书邸公曰:"将师过骄,难为其上,公于段阁有前鉴矣。必欲复位,请南都武昌,无滞宛平中。公卒强起以废督军要疆吏,缰吏阳应之,独放心安徽,他未动。公入都,问下直隶、关东停战令,复召集旧议员促制宪法。12 年(1923),改选期薄,直鲁豫铮巡阅使曹锟疑议员附公,己不得代,则以金购致议员,且遣兵迫公府,水火尽断。公与农商总长李根源谋,令代国务总理,因出道天津浮海至上海,欲即上海置政府,为浙江督军卢永祥所持,是时南北有力者独关东张作霖,以停战令德公,而云南唐继尧雅知大义,然皆远莫能助。乃去东之日本别府,数月归天津,自是绝口不道国政,日步马郊外,示习劳也。    

     明年(1924),作霖入关,锟废。17 年(1928)夏6月,蒋中正以兵攻作霖,时公病已亟,南军薄天津,公薨。诘旦北畿皆改树青天白日旗矣。公薨时,年 65。公丰肉、舒行、身短,望之如千金翁,而自有纯德,不由勉中。爱国恳至,不述于强大,度越并时数公远 甚。    

   始在海军,已习水战,及统陆军 10 余岁,日讲方略,于行军用兵尤精,山川厄塞,言之若成诵。绝甘分少,与士均劳逸,士无不乐为用者,会倡义诸师旅长皆自排长兵曹起,或杂山泽耆师,驰志满,教令不下行,汉阳败后公始综百务,未期月,燕、吴交,日相椎杵,终掩于袁氏。再防极位,卫士无一人为其素练者,故公于民国为首出,而亦因是不得行其学。使公得位乘权十年,边患必不作,陆海军亦日知方矣。世之推公,徒以其资望,或乃利以纾祸,不为财用发舒地,虽就大名,抱利器无所措,与委裘奚异,悲夫!    

    公不念旧怨,张彪在清时数口公,及公贵,彪来谒,公好遇之。湖南人胡瑛以谋革命系汉阳狱,兵起得释,欲撼公,他有所立。后瑛附帝制当捕诛,公以其被胁,卒不问也。季雨霖以督队官隶张彪,入日知会,发觉,榜掠两股尽溃。公力请之,彪不许:又属日本人任教练者请之,乃许。阴资遣赴四川,比倡义归,公令宣抚荆州驻防,任尤亲:后雨霖背公欲劫焉,事发逃走,公虽怒亦不深诛云。性廉,初倡义时,约自都督至录事皆月取银 20 版。事定将吏皆增奉,身取 20 版如故。再起在政,虽常奉不入,减公府经费 2/3,崇文门税关及烟酒署旧供公府银月6万版,尽却之。尤恶举外债,以为病国。病至节财用、慎赐予,然持承平法过严,细于拨乱,亦公所短也。自民国兴,10 余年,正僭迭起,大民出介胄或莫府士,世谓与共和政体应者莫如公。其后北洋军坏散,颇自侮曩日困公,卒无及 云。    

     夫人同县吴氏,初适公,家贫甚:及公贵,起居未尝异。公再起,夫人数谏公毋行,及遇变,亦无戚容,可谓有德操侔于天地者也。后公一岁殁。丈夫子二,绍基、绍业;女子子二,绍芬适某,绍芳适某,妾危氏。公薨后5年,绍等奉柩归葬武昌,吴夫人炳麟数尝待公,识言行,其事或隐,遍询故参佐,故以实录刻石,不敢诬。铭曰:於铄黎公,昨承殷周。弱冠方毅,从军习流,楼船否口,踊身大湫。万灵翼卫,浮行得洲。总师汉上,戎士不偷。胡运方斩,轩辕下求。天桔夕陨,宣光园陬。乃起树,胜清遏刘。大功不遏,袁承其体。客实憎主,白刃在头。王章缤绶,不我能。否之后喜,乃膺大球。中立天衡,何党何,灵囊广橐,靡物不投,伏蛊未荡,曰相其矛。胡王眈眈,祖我内忧。公命苍兕,南总楫舟。三光乍隔,分曹干。再在法宫,去来如浮。虹见龙藏,别风高。岳岳之鹤,为主杀躯。胡斯悖德,植冠而猴。公之在位,视以赘游。公之下世,蓟辽为丘,北军,亦允无鸠。孰令夸咤,如是悔尤。盘石在兹,下诏万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    

     陈炯明墓志铭    

     章太炎(章炳麟) 

  

    君讳炯明,字竞存,广东海丰人,清末,以县学生卒业广东法政学堂,选谘议局议员。黄兴赵声等谋攻督署,君与焉,事败,避居九龙,武昌倡义,君率邓铿林激真遥应之,师薄惠州,提督秉直以洪兆麟等七管带降;进驻广州,以副都督佐胡汉民治事。会汉民从孙公赴南京,君署都督事,遣散民军以万数,百姓大安。汉民返,副之如故。广中好蒲博,品类繁甚,君自充议员时,已建议禁绝,及是尽廓清焉。民国二年,以兵抗袁氏,败走新加坡。袁氏亡,龙济光犹据广东,君与莫擎宇起东江,济光去,君如京师,谒大总统黎公也,即拜定威将军,授勋二位。六年,护法军起,海军总长程璧光以孙公及君南下,到番禺。孙公开府称大元帅,自是广东有军政府。时督军陈炳昆,广西人,与土著不恰,省长朱庆澜举警卫军二十营授君,去攻福建,下龙溪,龙溪者,旧漳州治,君设屯营郭下,整市政,兴文学,漳人归心焉。两广久相失,孙公去,众推广西人岑春暄主之,军民互猜,朝夕待变。九年夏,君自龙溪还师,军政府人皆散走,被推广东督军,时孙公方退居上海,闻胜复归。明年,国会议员在广中者,倡议选孙公为临时大总统,君弗顺,议员相争至破额,事卒就。君再举兵攻广西,拨南宁,广西皆下。十一年,孙公谋北伐,君以兵力未充辞,孙公疑君有他志,阴令部将以手铳(手枪)伺君,其人弗忍,事稍泄。其夏,孙公竟出军攻江西,身赴韶关督师,或言陈氏终为患,孙公返,免君职,宣言以绿气攻异军。军时在惠阳,旧部叶举袭孙公于会城。孙公走,君复称督军。其冬,滇桂军在广东者,复攻君去,迎孙公归,自是交兵三年。及孙公薨,君亦旋败。时议者谓君知临时总统非法,宜一意拒之,业已屈从,又举兵争雌雄,于德为二三。按自黎公蒙难,法统中圮,孙公尸大名以? 之,固不得已。其后黎公已复位,而孙公犹称号自若,名义不可说已。且是时君已免职,与孙公义绝,谓君报怨泰甚,与曩覆军政府同过,可也,必以后者为逆,无乃昧名份,违比类耶?君既败,出居香港数岁,倭破关东,君如天津觇国,倭人或说君与同谋,君言返我东三省,我即与若通好,非是无可语者。二十二年九月卒于香港,遗言以五色旗覆尸,示不忘民国也!君卒后,家贫几不能备棺殓,义故助之,始成丧。于是知君清操绝于时人,于广中弥不可得已。嗣子定夏,以毁卒。明年□月返葬(惠州)。君自覆两假政府,有骁名,人莫敢近,卒落魄以死。余独伤其不幸,以恶名见蔑,故平其议而为之铭。铭曰: 定威桀材,宽猛有章;(愤)然授兵,莫我犯行。主从相失,维国之殃;一朝弗忍,终以两伤。彼索垢者,成其□创;党伐之论,君子弗将。乌(乎)!包胥伍员,亦各视其所尚也欤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