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铁面尚书的博客

笔有千秋业,文章天下事,养天地正气,法古今完人。居敬持志,学达性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姚梦起:字学臆参  

2014-05-05 17:55:22|  分类: 翰墨品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?姚梦起:字学臆参 - 铁面尚书 - 铁面尚书的博客
 
字学臆参
吴姚孟起凤生述
? 握笔之法 ,虚掌实指 ,指聚则实 ,指实则掌自然虚。
? 字之有九宫 ,犹文之有层次也。 是初学第一层功夫。
? 实指活腕 ,书家无等咒也 ,指死则笔直 ,腕活则字灵。
? 明道先生作字甚敬 ,曰:非欲字好 。即此是学味 ,明道此语 , 谓作字能主一 ,无适是亦收放心一法。
? 初学临书先求形 似,间架未善遑言笔妙。
? 逆笔起最得势 ,褚河南书都逆起,隶法也。
? 字须笔送 到,笔锋收处,仍提直方能送到。
? 由篆而隶,一画 由篆而隶,一画 分作数画,是由合而 作数画,是由合而 分也。 由真而草,数 由真而草,数 画 并作一,则又有由分而合之势。
? 临十三行能使人心平气和 ,故圣学终于 游艺。
? 每日焚香静坐 ,收拾行此心洁净,读书有暇兴来弄笔以自 收拾行此心洁净,读书有暇兴来弄笔以自 写其性情 ,斯能超乎象外得其环中矣,惜余未之也。
? 褚圣教全自隶出三龛,是其过脉。
? 三龛碑形极方严,意灵活 ,与醴泉铭异曲同工。
? 蝇头楷,宜用大笔提空写势乃开展。
? 字越 小越要清析,稍留纤毫渣滓不得 小越要清析,稍留纤毫渣滓不得 ,作小楷宜清 ,而膄笔头 过小虽清不膄。
? 工夫深虽枯亦润,精神足瘦肥。
? 晋人书形不贯而气,唐俱。
? 无垂不缩,欲往仍留兰亭之妙尽乎此矣。
? 作楷须明隶法,切忌气有万壑千 作楷须明隶法,切忌气有万壑千 作楷须明隶法,切忌气有万壑千 岩奔赴腕下气 象。
? 九宫贵匀,惟第一层不妨稍疏。
? 水流心不竞 ,云在 ,云在 意俱迟。 此两句极尽书法之妙,意到笔随不 此两句极尽书法之妙,意到笔随不 此两句极尽书法之妙,意到笔随不 设成心,是上句景象也;无垂不缩欲往仍留下。
? 一部金刚经专为众生说法 而又教人离相,学古画是听佛一部金刚经专为众生说法而又教人离相,学古画是听佛
2
也,识得秦汉晋唐书法之妙而会以自己性灵是处离相成佛 也,识得秦汉晋唐书法之妙而会以自己性灵是处离相成佛 道之因由也。
? 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于时抽纸挥毫以绘我胸中之所有其 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于时抽纸挥毫以绘我胸中之所有其 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于时抽纸挥毫以绘我胸中之所有其 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于时抽纸挥毫以绘我胸中之所有其 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于时抽纸挥毫以绘我胸中之所有其 书那得不佳。 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虽技如二王亦无济矣。 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虽技如二王亦无济矣。 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虽技如二王亦无济矣。 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虽技如二王亦无济矣。
? 书贵熟后生。
? 书贵熟则乐,忌俗。
? 未能画平竖直而 遂求神妙是犹离规矩以巧非吾所敢知也。
? 振衣千仞岗,濯足万里流。 振衣千仞岗,濯足万里流。 作书须有此气象而其细心运臆则又 如穿针者束线纳孔,毫厘有差便不中 窍。
? 唐人严于法,所谓者不过左顾右盼前呼后应笔 断唐人严于法,所谓者不过左顾右盼前呼后应笔 断唐人严于法,所谓者不过左顾右盼前呼后应笔 断唐人严于法,所谓者不过左顾右盼前呼后应笔 断唐人严于法,所谓者不过左顾右盼前呼后应笔 断笔连,以及修短合度疏密相间耳。 笔连,以及修短合度疏密相间耳。 笔连,以及修短合度疏密相间耳。 后人欲觅针线痕 ,必先熟 ,必先熟 习褚圣教。
? 意居笔先,形随法立。
? 既曰分间布白,又疏处可走马密不透风何其言之相 既曰分间布白,又疏处可走马密不透风何其言之相 既曰
3
? 欲知后笔 起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则响应字接贯后 起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则响应字接贯后 起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则响应字接贯后 起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则响应字接贯后 起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则响应字接贯后 左右自能一气相生矣。
? 心杂则字粗。
? 疏势 不补,密势之。 不补,密势之。 九成宫圣字上画,舜下点皆补法也。 九成宫圣字上画,舜下点皆补法也。 九成宫圣字上画,舜下点皆补法也。 若、乃力等字左上右下皆缺势无可补。
? 用笔之法,有言篆宜 缓,隶宜疾者有言楷。 实则缓亦可疾。 孙过庭书谱云 , 顿之则山安导泉注, 顿之则山安导泉注, 顿之则山安导泉注不论篆隶真草皆当如是。
? 离形得似,书家上乘然此中消息甚微不可死在句下。
? 渣滓去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虽笔墨精良无当也。故扬子 渣滓去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虽笔墨精良无当也。故扬子 渣滓去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虽笔墨精良无当也。故扬子 渣滓去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虽笔墨精良无当也。故扬子 渣滓去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虽笔墨精良无当也。故扬子 云:字为心画。
?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而专离奇魔道也弄成 拙不如守。
? 作隶须有拙笔乃古。
? 秦汉之书 ,其巧处可及拙不。
? 内典金经云:非法,书家司得此诀可患食古不化。
? 心粗气浮,或忘助百事无成。
书虽小道亦须静定? 清心寡欲,字生精神是亦诚中形外之一证。
? 黄山谷曰: 诗不 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便自工耳。余谓书亦诗不 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便自工耳。余谓书亦诗不 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便自工耳。余谓书亦诗不 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便自工耳。余谓书亦可凿空强作,神与古会便自工耳。
? 刻印石,能领略秦篆汉隶神味即偶尔捉刀亦盎然有古趣。
? 书无定法,莫非自然之谓。 书无定法,莫非自然之谓。 隶法推汉,楷晋以其自然也。 法推汉,楷晋以其自然也。 唐人视法太严,故隶不及汉而楷晋。
? 学楷宜由唐而晋,隶则非汉不可。
? 汉隶笔逆,蓄起处心。
? 欧书貌方而意圆,褚柔刚颜厉和。
? 临汉碑,宜有石气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何?曰:不可 临汉碑,宜有石气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何?曰:不可 临汉碑,宜有石气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何?曰:不可 临汉碑,宜有石气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何?曰:不可 临汉碑,宜有石气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何?曰:不可 说。
? 初学但求间架森严,点画清朗断勿高语神妙。
? 颜书极神妙,以深墨重笔效之。輙不合度问何在?曰:凡学人所不能到处即其神妙。
4
? 昔人有联语云:夫何为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作书亦当知 昔人有联语云:夫何为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作书亦当知 昔人有联语云:夫何为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作书亦当知 昔人有联语云:夫何为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作书亦当知 昔人有联语云:夫何为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作书亦当知 此意。
? 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 在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 在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 在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 在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还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 在便俗。
迨纯熟后会得众长又不可无我在,杂? 古碑无不可学,如汉代诸摩崖手能摹以心识其 古碑无不可学,如汉代诸摩崖手能摹以心识其 古碑无不可学,如汉代诸摩崖手能摹以心识其 古碑无不可学,如汉代诸摩崖手能摹以心识其 古碑无不可学,如汉代诸摩崖手能摹以心识其 妙手亦从之。
? 唐碑最难学,画有之步位一字。走作即为一字之累,走作通幅。若汉与六朝自可 即为一字之累,走作通幅。若汉与六朝自可 即为一字之累,走作通幅。若汉与六朝自可 因失 得救,因难见巧非若唐碑之一无假借也。
? 气盛则言之,短长与声高下皆宜书亦如。
? 字之纵横,犹屋楹梁宜平 直,不宜倾欹。
?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,柔 非弱之,谓刚极乃柔耳。
? 作楷最重宾主分明,譬如写一日字左竖 为宜轻而短右作楷最重宾主分明,譬如写一日字左竖 为宜轻而短右作楷最重宾主分明,譬如写一日字左竖 为宜轻而短右作楷最重宾主分明,譬如写一日字左竖 为宜轻而短右作楷最重宾主分明,譬如写一日字左竖 为宜轻而短右为主宜重而长,中画宾虚婉下实劲。
? 欧书用笔不方圆 ,亦学者欲其易板滞欧书用笔不方圆 ,亦学者欲其易板滞欧书用笔不方圆 ,亦学者欲其易板滞欧书用笔不方圆 ,亦学者欲其易板滞欧书用笔不方圆 ,亦学者欲其易板滞易油滑。
此中消息最宜微会? 字心贵聚不可并头。
? 唐代诸贤,运笔有静躁之分立体夷险别实则殊涂同归无所分别。
? 强毫弱纸,刚柔相济书乃如志。
? 未曾从事于汉隶, 而识晋唐楷法恐数忘祖终不济事。
? 工夫深,结体自稳天资好落笔便超。
? 渣滓未净,而遂言浑厚不可也。
? 湏俟笔,无点尘微嫌薄弱乃向浑厚一 路写去方妙。
? 汉隶为篆楷中间过脉,石门颂意多西狭。
? 笔湏凌空滑一路去,必气实方能无弊。
? 古之善书者,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其何事不可为云 古之善书者,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其何事不可为云 古之善书者,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其何事不可为云 古之善书者,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其何事不可为云 古之善书者,多寿心定故也人能其何事不可为云 乎哉!
? 光绪十有五年岁次已丑月癸酉朔孟起并书。
5
? 书论一:
? 姚子穷而寄于书,日操笔不知苦汉魏晋唐诸体无学也。而无一之或似。客有自远方来者曰:我亦从事于兹矣,师褚三 而无一之或似。客有自远方来者曰:我亦从事于兹矣,师褚三 而无一之或似。客有自远方来者曰:我亦从事于兹矣,师褚三 而无一之或似。客有自远方来者曰:我亦从事于兹矣,师褚三 而无一之或似。客有自远方来者曰:我亦从事于兹矣,师褚三 年如东行望岱,然不近而加远焉悔师欧阳又三复。敢问书道乎?姚子曰:有,譬诸画牛马角 敢问书道乎?姚子曰:有,譬诸画牛马角 敢问书道乎?姚子曰:有,譬诸画牛马角 鬣之分形而已。 鬣之分形而已。 牛之 所以形为牛, 与之马开则必构思于未所以形为牛, 与之马开则必构思于未牛马之先, 拂乎其神来,隐 拂乎其神来,隐 隐乎其体具,而后加手焉则疑于生矣不 隐乎其体具,而后加手焉则疑于生矣不 隐乎其体具,而后加手焉则疑于生矣不 隐乎其体具,而后加手焉则疑于生矣不 然则否。 替子陆师于李先生,仙曰: 欲工书乎?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然 。则能不书乎?曰:,工故奚先生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则能书而不,乎?古碑残碣足以供子取求者皆是 矣。汝奉若而祖宗乎?抑视子孙曰:我实之先 矣。汝奉若而祖宗乎?抑视子孙曰:我实之先 矣。汝奉若而祖宗乎?抑视子孙曰:我实之先 矣。汝奉若而祖宗乎?抑视子孙曰:我实之先 矣。汝奉若而祖宗乎?抑视子孙曰:我实之先 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生曰:背矣, 我食于古犹祖宗享祭子孙吸其气返质不食而,夫是之为灵鬼谓书圣。客曰: 不食而,夫是之为灵鬼谓书圣。客曰: 不食而,夫是之为灵鬼谓书圣。客曰: 不食而,夫是之为灵鬼谓书圣。客曰: 不食而,夫是之为灵鬼谓书圣。客曰: 书之道若是神乎?姚子曰:无大小, 蝼蚁天地也书之道若是神乎?姚子曰:无大小, 蝼蚁天地也书之道若是神乎?姚子曰:无大小, 蝼蚁天地也蝼蚁豫雨而穴,迁其精神与天地通。夫人汩于嗜欲劳机 蚁豫雨而穴,迁其精神与天地通。夫人汩于嗜欲劳机 蚁豫雨而穴,迁其精神与天地通。夫人汩于嗜欲劳机 蚁豫雨而穴,迁其精神与天地通。夫人汩于嗜欲劳机 蚁豫雨而穴,迁其精神与天地通。夫人汩于嗜欲劳机 械,以拙乃心则性情之真不出。 客曰 :子之论书神矣。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敢问书有迹乎?曰:之不存神将焉附运笔法贵速迟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乎?曰:直速圆迟。如御车然,始则徐行中加疾将驻足 也,复如初。真草异法乎?曰:晋有智永禅师书千文八百 也,复如初。真草异法乎?曰:晋有智永禅师书千文八百 也,复如初。真草异法乎?曰:晋有智永禅师书千文八百 也,复如初。真草异法乎?曰:晋有智永禅师书千文八百 也,复如初。真草异法乎?曰:晋有智永禅师书千文八百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本,施江东诸寺各一僧徒。或以草法请师曰:色不异空问 楷曰:空不异色。僧乃怃然有问,命之矣或其故僧曰:形连而意断,神于草矣圣楷。书亦分 僧曰:形连而意断,神于草矣圣楷。书亦分 僧曰:形连而意断,神于草矣圣楷。书亦分 僧曰:形连而意断,神于草矣圣楷。书亦分 僧曰:形连而意断,神于草矣圣楷。书亦分 风气乎?曰: 汉魏去古未 远,人心沕穆其为书也 远,人心沕穆其为书也 远,人心沕穆其为书也 ,宁拙 ,宁拙 毋巧, 降自李唐机智递辟竸习于巧,其可及拙不也。 降自李唐机智递辟竸习于巧,其可及拙不也。 降自李唐机智递辟竸习于巧,其可及拙不也。 然则, 何以能拙乎?曰: 夫复何为,莫非自 然而拙乃所以夫复何为,莫非自 然而拙乃所以夫复何为,莫非自 然而拙乃所以夫复何为,莫非自 然而拙乃所以然而巧也 。夫自然之道善乎?忘心, 手笔字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字中有心,外神不散古复于今。书道此矣尚何 繁辞之足称。 客退 ,次其语作书论。
6
? 书论二:
? 姚子性耽书终,年不作一字谓门人曰:吾进矣。惑焉姚子曰:吾今于书冷其眼,淡心不以形累神而铸。 姚子曰:吾今于书冷其眼,淡心不以形累神而铸。 姚子曰:吾今于书冷其眼,淡心不以形累神而铸。 姚子曰:吾今于书冷其眼,淡心不以形累神而铸。 姚子曰:吾今于书冷其眼,淡心不以形累神而铸。 门人曰:神可方乎?未也,执规矩以圆拙工争能而巧者独藏身于规矩之外,父子兄弟本乎一气容貌、性情 而巧者独藏身于规矩之外,父子兄弟本乎一气容貌、性情 而巧者独藏身于规矩之外,父子兄弟本乎一气容貌、性情 而巧者独藏身于规矩之外,父子兄弟本乎一气容貌、性情 而巧者独藏身于规矩之外,父子兄弟本乎一气容貌、性情 有绝不 相肖者,产秦越而宛若一家人类乎有绝不 相肖者,产秦越而宛若一家人类乎有绝不 相肖者,产秦越而宛若一家人类乎有绝不 相肖者,产秦越而宛若一家人类乎有绝不 相肖者,产秦越而宛若一家人类乎类 ,不类 ,不乎类,不神之可据也。如是夫有客自山阴 乎类,不神之可据也。如是夫有客自山阴 乎类,不神之可据也。如是夫有客自山阴 乎类,不神之可据也。如是夫有客自山阴 来,持所临晋唐十数种请确摘其疵。姚子以乍也未敢直 来,持所临晋唐十数种请确摘其疵。姚子以乍也未敢直 来,持所临晋唐十数种请确摘其疵。姚子以乍也未敢直 来,持所临晋唐十数种请确摘其疵。姚子以乍也未敢直 来,持所临晋唐十数种请确摘其疵。姚子以乍也未敢直 客,曰:何靳乎?姚子旧 我书不逮古奚。客,曰:何靳乎?姚子旧 我书不逮古奚。客,曰:何靳乎?姚子旧 我书不逮古奚。客,曰:何靳乎?姚子旧 我书不逮古奚。客,曰:何靳乎?姚子旧 我书不逮古奚。非古之谓也。 尘 则旧,净而无尘 则旧,净而无尘 则旧,净而无。斯亘 古而常新,子 古而常新,子 唯写其自有之天真,勿泥古以殉今。 唯写其自有之天真,勿泥古以殉今。 明日客抱云麾碑来曰:吾 明日客抱云麾碑来曰:吾 明日客抱云麾碑来曰:吾 愿学北海,请指其法姚子曰:无可尔。 愿学北海,请指其法姚子曰:无可尔。 愿学北海,请指其法姚子曰:无可尔。 愿学北海,请指其法姚子曰:无可尔。 且听其声,客诧 且听其声,客诧 问何 声? 曰其纵与横也。 如裂帛,破竹顿山坠 如裂帛,破竹顿山坠 如裂帛,破竹顿山坠 石,折如 石,折如 风摧木其盘。 而旋若车,声之辘疾趋左也飘然林叶落 而旋若车,声之辘疾趋左也飘然林叶落 而旋若车,声之辘疾趋左也飘然林叶落 而旋若车,声之辘疾趋左也飘然林叶落 缓行而也,又髣髴乎牛马之饮浴曰:然则先生书有声? 缓行而也,又髣髴乎牛马之饮浴曰:然则先生书有声? 缓行而也,又髣髴乎牛马之饮浴曰:然则先生书有声? 缓行而也,又髣髴乎牛马之饮浴曰:然则先生书有声? 缓行而也,又髣髴乎牛马之饮浴曰:然则先生书有声? 曰:自尔听之, 我不闻也。然则曰:自尔听之, 我不闻也。然则曰:自尔听之, 我不闻也。然则曰:自尔听之, 我不闻也。然则曰:自尔听之, 我不闻也。然则我书有声乎?曰:可言, 我书有声乎?曰:可言, 我书有声乎?曰:可言, 可言无,有者奚若曰所谓风卷市声来是也。 可言无,有者奚若曰所谓风卷市声来是也。 可言无,有者奚若曰所谓风卷市声来是也。 可言无,有者奚若曰所谓风卷市声来是也。 姚子山游至天 平见两人盘膝而坐于石,其一曰: 见两人盘膝而坐于石,其一曰: 山势陡起落,毋乃效韩昌 山势陡起落,毋乃效韩昌 山势陡起落,毋乃效韩昌 黎文乎?其一曰:学韩何如且多读书然口有,不若眼 黎文乎?其一曰:学韩何如且多读书然口有,不若眼 黎文乎?其一曰:学韩何如且多读书然口有,不若眼 黎文乎?其一曰:学韩何如且多读书然口有,不若眼 黎文乎?其一曰:学韩何如且多读书然口有,不若眼 有书, 眼又不若心之为至也。而姚子犹以未有书, 眼又不若心之为至也。而姚子犹以未有书, 眼又不若心之为至也。而姚子犹以未有书, 眼又不若心之为至也。而姚子犹以未有书,又不若心无之为至替陶靖节蓄弦琴而抚。曰: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此心理天乎 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此心理天乎 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此心理天乎 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此心理天乎 ,人乎 ,古乎 ,今 乎,男乎 ,家乎 ,师友之交乎 ,礼乐乎? 物万而齐一 ,时变而 不移 。浙水有高子 隐于城市,与姚子居隔数百里得古碑辄视。 于城市,与姚子居隔数百里得古碑辄视。 于城市,与姚子居隔数百里得古碑辄视。 姚子月无往 来书则不乐,是殆神交者也。乙酉三姚子月无往 来书则不乐,是殆神交者也。乙酉三姚子月无往 来书则不乐,是殆神交者也。乙酉三姚子月无往 来书则不乐,是殆神交者也。乙酉三姚子月无往 来书则不乐,是殆神交者也。乙酉三见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之,高子曰:我不解书而嗜。既矣从何来? 曰: 嗜即从不解来。曰: 嗜即从不解来。曰: 嗜即从不解来。曰: 嗜即从不解来。然则,不解而嗜殆复乎? 则,不解而嗜殆复乎? 则,不解而嗜殆复乎? 则,不解而嗜殆复乎? 曰: 我从来不解而生嗜,将愈也。姚子曰:妥之 我从来不解而生嗜,将愈也。姚子曰:妥之 我从来不解而生嗜,将愈也。姚子曰:妥之 我从来不解而生嗜,将愈也。姚子曰:妥之 我从来不解而生嗜,将愈也。姚子曰:妥之 矣,先生所无不解者则在我书外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